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不可不知:邪淫会带来十二种惊人危害!
·邪淫的“隐形”果报
·戒淫一年来的福报
·禅宗祖师:永嘉大师戒淫开示
·【戒淫】弘一大师戒淫开示
·佛说众生不断淫心必然堕入魔道
·千万不要把艳福当福
·佛教如何看待堕胎问题
·一位可以和天神交流的学佛同修告诉你邪-淫的人是什么下场!
·不要以脸蛋、身材、裸露诱惑男人,报应到了会生不如死!绝不开玩笑!!!
本周焦点
·不可不知:邪淫会带来十二种惊人危害!
·男女之情,缘于前世因果 — 献给为情所困、所迷的人们!
·鬼混”的真相,有些人看了一定会后怕
·【真人忏悔】邪淫让我37岁至今未婚,也没有能相处的男朋友,内心孤单地生活
·戒淫一年来的福报
·一个女护士目睹血染杏坛自述——男生女生都要看
·十四年手淫,写给后人,勿走老路,戒淫向前
·关于楞严咒大悲咒的答疑
·一个女研究生的忏悔:邪淫毁我身体,毁我事业前程!
·我戒淫一年多的福报
推荐阅读
·快看!我的畜生同性邪淫的果报,很惨!
·告诉大家一个很好的消除邪淫罪恶的方法!【真正的佛弟子请进来看看】
·女人邪淫、堕胎和衣着暴露的果报是什么?
·彭鑫博士:三大损伤元气速死的方式:邪淫、熬夜、真动怒!
·彭鑫博士:杜绝邪淫与中医养生
·立刻显现的果报
·邪淫者损福消财 伤身败德
·做了邪淫败德事会一生婚姻不如意
·邪淫总是与游戏相伴
·邪淫的毒害
戒除邪淫 > 最佩服的人 > 内容

44岁工程师无1分存款死后留20年捐款单据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1 16:57:1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44岁工程师无1分存款死后留20年捐款单据
  2008年08月05日 
  他生前是一名电气工程师,工作待遇优厚,但他生活清苦,无房无产,44岁英年早逝,他没有留下一分钱存款,只留下了几箱书。
  他死后,好友从他的遗物中找到大量捐赠单据:从1987年到2007年,他年年捐款,多数年份捐款1000元至5000元不等。慈善事业,他捐款;身边的人遇困,他资助;异地他乡素昧平生的人有难,他也救援。
  自己遭遇困难时,他却“谢绝”帮助,得知自己得了大病,为“不拖累工厂”竟直接辞职,并谢绝朋友资助,直至去世。他不是党员、不是劳模,他默默无 闻、不近世俗,死时连张像样的照片也没留下,却让周围的人常感难以忘怀。他在寄给一家基金会的信中说:“我没有大作为,但有一颗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心。如果 我的这点心意能让一些人感到一丝温暖,我将无限快慰。 ”
  卢新杰遗物中的部分捐款凭证
  收入优厚逝时却无一分存款
  2007年11月13日,原三门峡水力发电厂电气工程师、年仅44岁的卢新杰因患癌症去世。
  生前他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大多时间都是一身工装,皮鞋也是皱皱巴巴,旧得几乎没法穿,他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没有结过婚——他死后,未留下一分钱存款,仅留下几大箱书。
  有人因此说,他是一个可怜的人,一生清贫而孤寂,活得不值。
  而在同学和同事眼中,清瘦高挑的卢新杰“是个怀有瘦骨清风、不会改变的人”——无论世事咋变,他永远都生活节俭、勤恳敬业、纯正做人。什么吃喝玩 乐、乌七八糟的东西他从不沾染,他也有业余爱好,却透着清雅:下围棋,他是三门峡地区数得着的高手;游泳,他是单位里的健将;学外语,他是厂里通晓世界语的第一人,他的英语也很流利。
  但同学们也有疑惑。卢新杰老家在洛阳市吉利区,1983年从郑州电力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三门峡水力发电厂工作。 20多年来,该厂效益一直很好,职工待遇也好,以他做工程师的收入算,至少可以存款二三十万。可他却分文未留,他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
  遗物中发现20年捐款凭证
  其实,卢新杰生前,他的一些同事和好友就知道他“爱捐款”,但并没特别在意卢新杰的这个“癖好”——直到他们看到卢新杰的遗物。
  卢新杰的遗物中有几个档案袋,里面装的都是他生前向社会捐款的汇款单据、证书和往来信函。
  单据显示,从1987年到他去世的2007年,他年年捐款。其中,多数年份捐款1000元至5000元不等。
  他捐款的面儿很宽,这里遭水灾了,他捐款;那里遭震灾了,他捐款;希望工程,他捐款;慈善活动,他捐款;身边的人遇困他资助;异地他乡素昧平生的人有难他也救援。
  在捐款凭证的正面,卢新杰都编了序号,并在背面分别注有“此款汇往希望工程”、“汇往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汇往中华慈善总会”、“汇往长江 水灾灾区”等字样。档案袋中,只留存了部分凭证,同事许建军说,他长期住在单身宿舍,先后几次搬家,缺失的凭证估计是在搬家时丢了。
  在一封寄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信中,他写道:“我没有大作为,但有一颗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心。现在,普天之下还有那么多穷苦人家,我们理应伸手拉他们一把。如果我的这点心意能让他们中的一些人感到一丝温暖,我将无限快慰。”
  生前资助小学至今感念其恩
  卢新杰的同学及同事杨木振、陈小民、卢学郎、常正卿等人看到这些捐款凭证,心里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在卢新杰的捐款凭证中,并没有他给云南省红河州红河县宝华乡中心小学的捐款单据。但陈小民在红河县委和宝华乡中心小学分别给卢新杰的致谢信中,发现他曾给该校捐赠了一套“希望书库”。依据这两封信,卢学郎打电话到红河县委查询,确实有这回事。
  接下来,发生了一连串感人的回应。
  白校长说,卢新杰是截至目前给宝华乡捐赠最多的人,在他们心中,卢新杰是值得永远铭记的亲人。
  那么,卢新杰是怎么想到给这所学校捐赠希望书库的?原来,宝华乡是个哈尼族、彝族聚居区,山秀水美,却因地处偏远而发展滞后。
  此后,卢新杰就和这所学校建立了难以割舍的亲情,多次写信询问学校的变化、“希望书库”的管理情况、学生们喜欢不喜欢他捐赠的书籍等。 1998年和2007年10月,又先后两次向该校捐款2000元。
  “都怨我,生前没有邀请新杰先生到红河走走看看。”白校长自责道,“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们却未能报答,永生遗憾啊!”
  临走时,白校长执意邀请陈小民代表卢新杰到宝华看看“希望书库”。
  陈小民去了。白校长汇报说,10年前,宝华乡中心小学专门留出两间教室作为“卢新杰希望书库”,书库里的每一个书柜顶部都有黑漆书写的“卢新杰希望书库”字样,书柜中的每一册图书封面也都印有“卢新杰希望书库”标记。
  这些年来,宝华乡近万名学生在“希望书库”沐浴知识的甘露,接受爱心的滋润。说着,白校长双手捧着一册“卢新杰希望书库目录”赠给陈小民,并请他对照目录,检查书库是否有图书遗失、损毁。陈小民对照查看后,禁不住手扶书柜,哭着告慰卢新杰:“兄弟,书库管理得很好,你若在天有灵,应该欣慰!”
  频繁捐款急人所急非为名利
  今年汶川地震后,同学和同事们在向灾区捐款时,又怀念起卢新杰来。 “如果他在,一定是第一个捐款,而且捐款数额最多!”卢学郎伤感地说。
  至今,卢新杰生前做的许多善事,仍刻在发电厂职工心中。
  卢新杰生前给许多人替过班。啥叫替班?就是他所在车间的7名干部,每个星期天都要轮流在车间值班室值班,以随时处理可能发生的应急事件。卢新杰是工程师,也算车间干部之一。当其他干部星期天有事时,他就自愿代替值班,而且从未要过报酬。
  按厂里规定,替人值班是要记入“存工表”的,日后可以换休,但他从来没休,20多年累计下来,总共要有上千个存工,如果他要休息,可以连休几年。
  一位职工说,每当同事有困难找卢新杰借钱,“他有1万元,绝对借你1万元,不会借你5000元”。借钱之后,他也从不催要。有些借钱的人多年摆脱不了困难,他就不叫归还。
  厂里年年都要组织几场面向贫困地区、灾区的捐款活动,捐款多少一般按级别。有些时候,卢新杰的捐款数额甚至比厂领导多出几倍。
  厂食堂厨师杨师傅说,有一年他家有困难,厂里号召捐款,其他同事最多捐200元,卢新杰捐了1000元。
  1990年,三门峡市工会为灾区募捐,卢新杰以“古中道”的化名捐了1000元。像这样不留真实姓名的捐款,同事们说,他做的次数不计其数。
  卢新杰这般捐款,有人曾提出质疑:他究竟是啥目的?啥动机?
  卢新杰生前,厂领导于其科就曾在职工大会上说:卢新杰没有因此得到过任何名利,他也从不要任何名利。他不是党员、不是劳模,凭本事当上工程师,这就是他的动机。这种事,谁能像他一样做出来?
  逝后连张像样的照片也未留下
  卢新杰个性十足。有一年,厂里组织会游泳的职工横渡黄河,游到中途,突然电闪雷鸣,风起雨至,大家赶紧返回,唯独卢新杰顶着狂风巨浪游到对岸。
  卢新杰嫉恶如仇,容不得一丝污垢。有一年,发电厂在深圳承揽一个工程,某国技术人员竟然辱骂工人的收入不如妓女,在场人员都听不懂,卢新杰懂外语,当即和此人争吵起来。业主方劝他,咱要靠人家技术,不能得罪人家。卢反驳道,学技术岂能以丧失人格为代价?
  他特立独行、不近世俗,做了不少“傻事”,这让了解他的人至今为他惋惜——2006年,他发现自己得大病后非要辞职,在辞职报告上说自己身体状态已经不能坚持工作,长期下去势必“对不起工厂”,他不愿拖累单位,乃至在单位不情愿的情况下辞职,失去医保;
  他的最后一段日子是在洛阳哥哥家度过的,知道自己是肺癌并已扩散后,他多次谢绝同学和朋友的治病赠款,拒绝治疗;
  他谈恋爱也不忘高尚,容不得人家流露一点世俗,因此恋爱受挫,一直未婚。同事或朋友开一句带脏字的玩笑或有不妥言论,他要么立即扭头走开,要么上前“理论”到底。
  卢新杰死得突然,病逝当天就被火化。火化前,发电厂领导和他的20多个同学、同事得知消息,赶来给他举办告别仪式。可是,他连一张像样的照片也没留下,大家只得用他原先的医疗保险证上贴的一寸照片作遗像,与他诀别。
  新杰走了,就这样走了!
  那天,大家哭成一片。有些人哭得几乎昏过去。
  有人说,这是他自寻的“苦果”。但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时近卢新杰去世一周年,郑州电力学校三门峡同学会几十位同学计划给他立块碑。
  “不管咋说,面对社会上的物欲,许多人受到一次冷遇就不愿再做好事,而卢新杰的思想堡垒,历经20年风雨仍坚守如一、没有溃破。他的这点精神,是我们社会所需要的。”同学会会长李朝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