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不可不知:邪淫会带来十二种惊人危害!
·邪淫的“隐形”果报
·戒淫一年来的福报
·禅宗祖师:永嘉大师戒淫开示
·【戒淫】弘一大师戒淫开示
·佛说众生不断淫心必然堕入魔道
·千万不要把艳福当福
·佛教如何看待堕胎问题
·一位可以和天神交流的学佛同修告诉你邪-淫的人是什么下场!
·不要以脸蛋、身材、裸露诱惑男人,报应到了会生不如死!绝不开玩笑!!!
本周焦点
·不可不知:邪淫会带来十二种惊人危害!
·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
·一位可以和天神交流的学佛同修告诉你邪-淫的人是什么下场!
·韩剧害了中国女人,日本A片害了中国男人!
·禅宗祖师:永嘉大师戒淫开示
·【真人忏悔】邪淫让我37岁至今未婚,也没有能相处的男朋友,内心孤单地生活
·邪淫总是与游戏相伴
·【戒淫】弘一大师戒淫开示
·男女之情,缘于前世因果 — 献给为情所困、所迷的人们!
·一个女护士目睹血染杏坛自述——男生女生都要看
推荐阅读
·快看!我的畜生同性邪淫的果报,很惨!
·告诉大家一个很好的消除邪淫罪恶的方法!【真正的佛弟子请进来看看】
·女人邪淫、堕胎和衣着暴露的果报是什么?
·彭鑫博士:三大损伤元气速死的方式:邪淫、熬夜、真动怒!
·彭鑫博士:杜绝邪淫与中医养生
·立刻显现的果报
·邪淫者损福消财 伤身败德
·做了邪淫败德事会一生婚姻不如意
·邪淫总是与游戏相伴
·邪淫的毒害
戒除邪淫 > 贞女义夫 > 内容

相濡以沫 恩爱无边 大义男人照顾病妻二十年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8-23 16:18:2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在辽宁省沈阳市北郊的虎石台小镇上,郭守山颇有知名度。老辈人说守山这个人忠厚仁义,年轻人说守山特热诚,和别人握手时握得很紧,这样的人可交。事业有成的人则惋惜地说,守山要不是给病老婆拖累,肯定能干点事儿。然而小镇上更多人都翘起大拇指称赞郭守山,说他是有情有义有责任心的真男人。伺候患糖尿病的妻子二十年如一日,把妻子伺候得健健康康,把老人伺候得周周到到,把孩子伺候得水水灵灵的。


     现在郭守山很忙,每天早晨5点半钟准时给妻子张素媛注射胰岛素,吃完早饭后乘325路公交车赶到沈阳上班。下班后无论多晚,他都要赶回家,给妻子注射胰岛素,然后全家一起吃饭。这样的日子虽说有点清苦,但他们全家却其乐融融。
     幸福家庭笼罩糖尿病阴云
     虎石台小镇和煤炭紧密相连,原辽宁煤炭建设局和原沈阳矿物局的总部就设在这里。因此虎石台小镇是沈南煤田、沈北煤田和本溪煤田的指挥调度中枢。小镇上的人多数都是吃煤炭这口饭的。郭守山的父亲在矿上干了半辈子,因工伤落下终身残疾。郭守山试图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在所有努力宣告失败后,他走进了辽宁煤炭基本建设技工学校。苦读两年,郭守山以出众的德行人品和优秀的学习成绩、操作技能,留校工作。这时,爱情悄悄地开启了他心灵的锁钥,郭守山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作出了足以影响他一生的决定。
     郭守山钟情的姑娘就是张素媛。郭家和张家住一栋楼,后来单位调房子,两家还是住一栋楼。郭守山和张素媛青梅竹马,彼此再熟悉不过了。张素媛上班不长时间,多病的妈妈就去世了,郭守山就是在张素媛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出现在了张素媛的生活中。张素媛对郭守山的好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两个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于1984年5月1日举行了婚礼。
     结了婚,房子又成了难题。张素媛的三姐接纳了这对小夫妻。三姐大张素媛十多岁,姐俩感情很好,三姐在学校教书,住的房子还不到三十平方米。三姐夫和郭守山动手把厨房挪到阳台上,在厨房安张双人床,就算是新房子了。两家住在同一屋檐下,相处得十分融洽。
     郭守山的志向是到大学校园读几年书,充实自己。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真的考上了阜新矿业学院。当年9月,郭守山背着行囊,告别妻子,赴辽西煤城读书。1984年冬天,张素媛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可能是感冒了,扎几瓶葡萄糖就好了。可是一连扎了好几天葡萄糖,病没见好,反而更重了。三姐觉得不对劲儿,就陪张素媛到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检查。医大的专家亲自给张素媛诊断,确诊张素媛患上原发性糖尿病Ⅰ型。同时还有较严重的甲亢。这种糖尿病多发生于儿童及青少年,患者身体胰岛素绝对缺乏,自身无法分泌胰岛素,只能靠外界注射。也就是说张素媛患的是胰岛素依赖性糖尿病,终生依赖胰岛素治疗。
     郭守山在阜新听到消息,顶风冒雪赶到医院,见到病榻上的妻子,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郭守山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默默地为妻子取药,取化验单,照顾、护理妻子。张素媛同时患有糖尿病和甲亢,护理起来特别棘手。糖尿病临床有“三多一少”,三多指喝水多,吃得多,小便量多,一少指体重下降。最基本的治疗就是要控制饮食,少吃多餐。而甲亢患者食欲旺盛,特别能吃,还易激动。这两种病集于一身,张素媛的痛苦可想而知。
     针对张素媛的特殊情况,医院制订先治甲亢再治糖尿病的方案。但张素媛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接受甲亢手术,只能等身体好转之后。1985年初,张素媛接受甲状腺肿瘤摘除手术。张素媛断断续续住了两年医院,病情日趋好转。这期间郭守山学业很紧,主要由张素媛的三姐和爸爸护理。
     1986年7月,郭守山完成了学业,回到辽煤技校,到学生科工作。
     冒死生育恩爱夫妻情义长
     辽煤技校的学生主要生源是东北三省和内蒙古的煤矿的矿工子弟,多数学生顽劣异常,不好管理。郭守山在学生科工作,早晨组织学生做早操,晚上管理宿舍秩序,起五更爬半夜,天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郭守山为人实在,干工作从不马虎,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家里有个糖尿病妻子需要护理,单位有一大堆事等着他,郭守山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张素媛病情稳定,每天早晚各注射一支胰岛素就行了。郭守山每天早晨给妻子打一针,就去上班,晚饭前给妻子再打一针,吃完饭后再去学校。他从不因妻子有病影响工作,陪妻子检查身体、看病,尽量安排在周末或者寒暑假。
     饱受病魔折磨的张素媛,情绪时好时坏。她或多或少知道关于一些自己的病的最终结局。得上糖尿病I型,几乎没有治好的,很多病例年纪轻轻就死了。张素媛也有过轻生的念头,与其痛苦活着,不如一头撞死,一了百了。郭守山体谅妻子的心情,但一个人不能放弃精神支撑。他对妻子说,有他郭守山在,一定让妻子活得快乐。郭守山有空就陪妻子散心,妻子有神经末梢炎,他就给妻子用热水洗脸洗脚,从不马虎。随着张素媛身体逐渐恢复,她又到矿上的商店上班去了。
     1988年,郭守山和张素媛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他们搬进了新居。
     哪对夫妻不向往温馨妙曼的二人世界,可郭守山和妻子享受不到正常家庭的快乐。张素媛的甲亢治好了,糖尿病却终身纠缠着她。有时张素媛在睡梦中突发低血糖导致昏迷,有时血糖突升,郭守山都能从容处理这些症候,使妻子转危为安。他总结出一套做法,给妻子注射胰岛素,打多不行,打少也不行,不能盲目降糖,不能烦躁,找准这个尺度靠的是经验,靠的是长期观察,靠的是永远无法割舍的亲情。夫妻二人一起吃住,郭守山没有一点嫌弃、厌恶、回避的意思。这让张素媛感到欣慰。如果因为她有糖尿病,两口子就隔离开来,她会怎么想?得上这种病,张素媛本来就悲观,没有丈夫这个精神支柱,简直无法想象。平淡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照顾、护理一如机械运动般重复,张素媛真真切切感受到来自丈夫无私的爱。俗话说“久病无孝子”,自己得的是一辈子也治不好的病,丈夫却成了良医,有这样的丈夫呵护着,张素媛由衷地满足。他们结婚4年了,因为张素媛有病,一直不敢要小孩。张素媛站在生命的“雷区”,她爱郭守山,却不能给他生孩子。郭守山喜欢孩子,张素媛每每看见丈夫抱着别人孩子时的眼神,她从心里往外内疚:都怪自己得了这种病。
     张素媛决心给郭守山生个孩子,报答丈夫对自己的恩爱。
     郭守山希望有个孩子,双方老人期盼着隔辈人,可妻子的身体状况不容她生孩子。健康女性生孩子无异于经历鬼门关,张素媛生孩子有可能引起并发症,危及生命。张素媛铁了心,就是死,也要给丈夫生个健康的孩子。1988年,张素媛第一次怀孕。郭守山考虑到妻子的健康状况,多方咨询,最后劝妻子把孩子做掉了。1999年,张素媛身体好多了,再次怀孕。郭守山精心护理妻子,生怕有什么闪失。医生说张素媛属于高危妊娠,生活中要处处小心。郭守山谨遵医嘱,伺候怀孕病妻的饮食起居,让妻子每时每刻都拥有阳光灿烂般的好心情,在爱的包围下孕育新的生命。
            
     张素媛一心一意孕育着腹中的小生命,胎儿的每个细微动作,都让她惊喜,她的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芒。随着预产期逼近,郭守山的心一点一点紧缩,妻子是高危妊娠,生孩子就意味着生死考验啊。
     张素媛很平静,平静的外表遮盖着不平静的心。给丈夫生个孩子,就是她对丈夫最好的报偿。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孩子也延续了自己的生命。这位饱受糖尿病折磨的准母亲,义无反顾地进了手术室,冒着生命危险做了剖腹产手术,生了个3.8公斤的女婴,母女平安。那是1989年3月18日,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永远定格在郭守山和张素媛的记忆里。
     打工养家大义男人自创人生路
     女儿降生,给郭守山夫妇带来无限乐趣。郭守山的负担几乎增加了一倍。但他心里高兴。学校的工作很忙,校方鉴于郭守山的工作能力和人品,大胆任用,提拔他担任学生科副科长,又相继负责行政办、多种经营和伙食科工作。郭守山朴实平和,心地善良,不管在哪个岗位,都认认真真地把工作干好,尽量为学校节余资金,有时外出采购,他把商家给的回扣也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到财务报账。
     和所有国有大企业一样,沈阳矿务局在上个世纪中期跌入谷底,濒临破产。郭守山所在的辽煤技校也进退维艰。最初建校时,辽煤技校隶属辽宁煤炭建设局,是事业单位。后来辽宁煤炭建设局并入沈阳矿务局,辽煤技校合并了沈阳矿务局技校,后者是企业单位。这样辽煤技校的历史遗留问题在沈阳矿务局摇摇欲坠时逐渐暴露出来。企业、事业两种编制并存,两者的工资收入,享受待遇差别较为明显,矛盾就不可避免了。郭守山属于事业编制,沉浮在这种矛盾旋涡里,还有他难以理清的复杂的人际关系,迫使他不得不调离了辽煤技校。1999年暑期,郭守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学习、工作将近20年的校园,刹那间百感交集。
     郭守山到沈阳矿务局招待所担任党支部书记。企业大环境不好,招待所、宾馆形同虚设,效益不好,开不出工资。郭守山家的生活陷入困顿。妻子治病需要大笔花销,在1994年前,单位给报销80%,后来所有药费医疗费都由自己负担。张素媛在矿区商店上班,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什么钱。家里所有支出只靠郭守山那点不定期开的工资。张素媛每天两支胰岛素每支就是10元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是小数目。孩子上学了,各种花销哪样也不能少。靠单位肯定无法维持了,年届不惑的郭守山毅然决然作出决定,进沈阳打工,养家,治病,供孩子。
     走出沈阳矿务局,意味着郭守山自己闯天下。四十多岁的人了,找工作哪是件容易的事?每次被拒绝都是对人格的一种挫伤和愚弄。郭守山先后在沈阳市劳动局就业培训中心、私立学校打工。郭守山打工养家,对双方老人孝敬有加,他还把老岳父接来同住,尽做晚辈的一份孝心。这些年老岳父耳闻目睹郭守山的一言一行,非常感动,也愿意和女儿女婿生活在一起。
     2003年那场恐怖的“非典”,郭守山不得已“赋闲”在家,整整两个月没有一分钱收入,张素媛的药差点断了!患了20年糖尿病,也给张素媛带来一系列后遗症,随时威胁她的生命。幸亏有了郭守山,每次都妙手回春,化险为夷。
     如今郭守山在沈阳大学旅游学院打工,负责学生工作,每天奔波于沈阳和虎石台之间,无论多忙,他都坚持亲手给妻子注射胰岛素。有时他出差,妻子就自己注射,但扎的技巧远逊于郭守山,常常感到针眼疼。郭守山知道妻子打怵自己注射,回到家就赶紧用热毛巾给妻子敷针眼。赶上周末,郭守山和妻子就陪着84岁的老人,带着女儿外出散步。他们没钱去旅行,哪怕全家去一趟沈阳都是一种奢侈,但他们很满足。张素媛包揽了全部家务,尽量不让郭守山分心,她说,这辈子有守山,她就知足了。郭守山说,按妻子目前的身体状况,活到70岁没问题。
     郭守山的女儿15岁了,正在读初中三年级。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健康活泼,学习成绩很好。家境不好,孩子特别懂事,从不多花钱。在她姥爷生日那天,妈妈给她零钱特意嘱咐她放学后坐“板的”早点回家。孩子没有坐“板的”,而是自己从学校走回家。小姑娘立志长大后报考医科,一为护理母亲,二为天下不幸的人解除病痛。
     一位伟人感慨“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而郭守山护理病妻二十年,竟也不知不觉间走过来了。现在张素媛和正常人一样,看不出糖尿病肆虐的痕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笑容是郭守山二十年辛苦换来的。糖尿病是一种全球性疾病,死亡率在世界上居继癌症、心血管病之后的第三位,在中国为第五位。郭守山和张素媛用爱创造了奇迹。
     也许上帝在赐予张素媛生命的时候,就把郭守山赐予了她,让他们相依相扶,相濡以沫,相伴相怜,共同走过人生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