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不可不知:邪淫会带来十二种惊人危害!
·邪淫的“隐形”果报
·戒淫一年来的福报
·禅宗祖师:永嘉大师戒淫开示
·【戒淫】弘一大师戒淫开示
·佛说众生不断淫心必然堕入魔道
·千万不要把艳福当福
·佛教如何看待堕胎问题
·一位可以和天神交流的学佛同修告诉你邪-淫的人是什么下场!
·不要以脸蛋、身材、裸露诱惑男人,报应到了会生不如死!绝不开玩笑!!!
本周焦点
·邪淫是什么意思
·印光大师:夫妻正淫斋戒之日期
·戒淫保命日期表
·令人作呕的女人例假(恶心,帮助修不净观)
·关于楞严咒大悲咒的答疑
·犯淫戒的罪业过失
·可以消除邪淫罪业的佛号
·名节
·圣贤谈邪淫苦报
·一位可以和天神交流的学佛同修告诉你邪-淫的人是什么下场!
推荐阅读
·快看!我的畜生同性邪淫的果报,很惨!
·告诉大家一个很好的消除邪淫罪恶的方法!【真正的佛弟子请进来看看】
·女人邪淫、堕胎和衣着暴露的果报是什么?
·彭鑫博士:三大损伤元气速死的方式:邪淫、熬夜、真动怒!
·彭鑫博士:杜绝邪淫与中医养生
·立刻显现的果报
·邪淫者损福消财 伤身败德
·做了邪淫败德事会一生婚姻不如意
·邪淫总是与游戏相伴
·邪淫的毒害
戒除邪淫 > 佛言祖语 > 内容

天下太平之根本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8-06 10:44:03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天下太平之根本(印光大师遗教摘录之二——家庭教育)

      作者:印光大师著   

     余辑印光大师文妙辟程朱语竟。复从事于家庭教育者,盖拯世乱之方,厥惟斯二辟程朱文,治之于已然,勉夫上根人也。若夫三根普被,戒之于未然,则幼须资家庭训诲,长则自趋良善,免入邪途。否则幼无善教,长陷非类,小之遗害家庭,大则流毒社会。故知靖乱之术,辟程朱为要,而家庭教育尤更要也。于是复汇录之。有文同者而不删削。企阅者受反复劝勖之益,识老人悲愿之无涯焉。至其有关世道人心,为治平之本,法戒若何,临文自见,此不赘言。所愿人人禀家庭善教,国国无兵革纷扰,风雨调顺,品类安乐,礼让兴行,世界大同。是则老人为文之至意,亦余摘录者之所祷祝也。
     岁次乙酉阿弥陀佛诞日心依弟子欣厌谨志于上方山之四色华室 
     附言
     余辑斯录,略为次第,自首篇至求子三要,共十九篇,为总论。自人未有不愿生好儿女者下,共四十篇,为分论。分论中先二十二篇明教子女之要,次四篇明教子之要,后十四篇明教女之要。而文皆前后互应,未可以所分为定论也。故不标题,惟于起止处明之耳。
     家庭教育
     总论
     【首篇】世乱极矣,人各望治,不知其本,望亦徒劳,其本所在,及宜知之。家庭母教,乃是贤才蔚起,天下太平之根本。不于此讲求,治何可得乎。母教第一是胎教,胎教乃教于秉质之初。凡女人受孕之后,务必居心动念行事,唯诚唯谨,一举一动,不失于正。尤宜永断腥荤,日常念佛,令胎儿禀受母之正气,则其生时,必安乐无苦。所生儿女,必相貌端严,性情慈善,天资聪明。
     及至初开知识,即为彼说做人之道。如:孝、弟、忠、信、礼、义、廉、耻等,及三世因果之罪福、六道轮回之转变。俾彼心中常常有所恐怖,有所懻慕。再另念佛、念观音,以其增福、增寿、免灾、免难。不许说谎话、说是非、打人、骂人。不许遭践字纸、遭践五谷、遭践一切东西。不许乱吃食物;不许与同里群儿聚戏。稍长,即令熟读太上感应篇、文昌阴骘文、关帝觉世经,俾知有所师法,有所禁戒。一一为其略说大意,以为后来读书受益之前导。
     幼时如是,愈读书愈贤善,不患不到圣贤地位,光宗耀祖也。否则任性憍惯,养成败类,纵有天姿,亦不知读书为学圣贤,则读的书愈多愈坏。古今大奸大恶之人,皆是有好天资大作用之人。只因伊父母先生,均不知教学圣贤,躬行实践。教令学文字,为应世谋利禄之据,其智识之下劣,已到极底。以驯至于演出废经、废伦、争城、争地、互相残杀之恶剧。此种祸乱,皆彼父母先生,不知教子弟之道所致。自己纵无大恶,而坏乱世道人心之罪,当与彼子弟同受恶报于永劫矣。
     吾故曰:‘教子为天下太平之根本,而教女尤要。’以人之幼时,专赖母教。父不能常在家内,母则常不离子。母若贤慧,则所言所行,皆足为法。见闻已熟,心中已有成规,再加以常常训诲,则习已成性。如镕金铸器,模型若好,器决不会不好,以故教女比教子尤为紧要也。以贤母由贤女而来,若无贤女,何由而有贤母?无贤母,又何由而得贤子女哉?此种极平常之道理,人人皆能为之。
     所痛惜者,绝少提倡之人,俾为母者,唯知溺爱,为父者亦无善教。及至入塾读书,为师者,亦由幼时未闻此义,故亦绝不知读书为学圣贤,不教生徒躬行实践圣贤之道。但只学其文字,以为谋利禄计。而不知学圣贤有莫大之利益,自己与子孙,生生世世,受用不尽。谋利禄,谋之善,不过现生得小富贵而已谋之不善,现生身败名裂,子夭孙绝者,比比皆是。
     人与天地共称三才者,以有以先觉觉后觉,继往圣,开来学之功能,故得此尊称。若不以学圣学贤为事,则是行肉走尸,唯知饮食男女之乐,则与禽兽何异?人之一字,尚是冒名,况与天地共称三才乎?然人性本善,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作佛。而不能为尧舜,不能作佛者,只有性德,无有克己复礼,闲邪存诚,及修戒定慧,断贪嗔痴之修德耳!此之修德,最初由贤父母师长而启发之,继则自己孜孜矻矻,努力修持。虽未能即到尧舜与佛之地位,其去下愚之人,日在人欲中埋没者,已天渊悬殊矣。书云:‘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经云:‘迷则佛即众生;悟则众生即佛’。幸其为尧舜、作佛之机在我,有血性汉子,岂肯以此性德,任人欲所锢蔽,永为沉沦苦海之下愚众生乎?愿世之为父母、为师长、为儿女生徒者,各各勉之,则吾国幸甚!全球幸甚!(印光大师文钞续编家庭教育为天下太平之根本发隐)
     ※        ※        ※        ※        ※
     【二】光常曰:‘因果者,释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也。’当今之世,若不提倡因果报应,虽佛、菩萨、圣贤俱出于世,亦末如之何矣!又曰:‘善教儿女,为治平之本,而教女尤要。’又曰:‘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以世少贤人,由于世少贤女,有贤女,则有贤妻贤母矣!有贤妻贤母,则其夫其子女之不贤者,盖亦鲜矣!披学堂提倡男女平权,直是不知世务。须知男有男之权,女有女之权。相夫教子,乃女人之天职,其权极大。不于此讲究,令女子参政等为平权,直是不识皂白者之乱统也。(正编与聂云台书)
     ※        ※        ※        ※        ※
     【三】天地以阴阳二气,化生万物。圣人以男女正位,(正位者:素位而行,敦伦尽分之谓也),建立伦纪。天地之大,人莫能名,而人生其间,蕞尔七尺。其与天地并立为三,称为三才者:以其能敦伦尽分,继往开来,参赞化育,不致天地徒有生物之功,此所以人为万物之灵,而独得至极尊贵之名称也。傥不本道义,唯以饮食男女之欲是骋,则与禽兽何择焉?近来世道人心,陷溺已极。一班无知之民,被外界邪说之所蛊惑,竞倡废经废伦,直欲使举世之人,与禽兽了无有异而后已。其祸之烈,可谓极矣。推原其故,皆由家庭失教,并不知因果报应之所致也。使其人自受生以来,日受贤父母之善教。并知祸福吉凶,自为影响,不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即以势胁之,令从彼邪说,否则必死,亦当以得尽伦而死为幸,决不致畏死而苟从也。‘天下不治,匹夫有责’,天下治乱之本,在于匹夫匹妇之能尽伦尽分与否。故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此固一切匹夫匹妇之天职,非独指有爵位者而言也。而家庭之教,母教最要,以人之性情,资于母者独多。居胎间禀其气,幼时则习其仪。其母果贤,所生儿女,断不至于不肖。譬如镕金铸器,视其模,即可知其器之良否,岂待出模方始知之哉?国家人才,皆在家庭。傥人各注重家庭教育,则不数十年,贤人蔚起。人心既转,天心自顺,时和年丰,民康物阜,唐虞大同之风,庶可见于今日。是以忧世之士,莫不以提倡因果报应,及家庭教育,为挽回世道人心之据。(续编石印闺范序)
     ※        ※        ※        ※        ※
     【四】今世道人心之病深矣,若只逐事而劝谕之。虽亦可以收移风易俗之效,固不如从根本上致力为得也。所言从根本致力者,即提倡家庭教育,提倡因果报应。俾一切人,各知为人之道,各尽己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果能人各如是,则家门兴盛,子孙贤善矣。又须凛福善祸淫,善恶殃庆之说。以之自修,复以之教家人,则家人优入于圣贤之域而不自知。故孔子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此语非特为有爵位者言,匹夫匹妇,同一责任。古人所谓:‘天下不治,匹夫有责’者,以天下人材,必从家庭中出。家庭有善教,自然子女皆贤善。家庭无善教,子女之有天姿者,习为狂妄,无天姿者,狎于顽恶,二者皆为国家社会之蠹。是知家庭教育,乃治国平天下之根本。而因果报应,为辅助教育之要道。自孩提以至白首,自一己以至社会,自为人以至为圣贤,自修身以至平天下,均须依之而得成就。实为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脱众生,成始成终之大权。标本同治,凡圣共遵之大法也。(续编劝世白话文发隐序)
     ※        ※        ※        ※        ※
     【五】吾常曰:‘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又曰:‘教子为治平之本,而教女更为切要。’盖以世少贤人,由于世少贤母。有贤女,则有贤妻贤母矣。有贤妻贤母。而其夫与子之不为贤人者,盖亦鲜矣。其有欲挽世道而正人心者,当致力于此焉。(正编李母黄太夫人墓志铭)
     ※        ※        ※        ※        ※
     【六】家庭教育、因果报应,乃现今挽救世道人心之至极要务。若不从此著手,则凡所措置,皆属枝末,皆可伪为。唯从小便教以敦伦尽分之道、因果报应之理,则习与性成,及长而不为贤人者,无是理也。语云:‘天下与亡,匹夫有责!’,匹夫身贱名劣,何得有此责任?须知国家天下,由一人一家而积成。彼有权力者,同室操戈,无权力者,聚党劫掠,与夫荡检踰闲,作奸犯法,只图暂时之侥幸,不顾后来之祸福者,皆由从小未受贤父母之善教,不知利人即是利己,害人甚于害己,作善者其家必昌,殁而神超善道,作恶者其家必亡,殁而神堕恶道之所致也。使知声和则响顺,形直影端,种瓜则得瓜,种豆则得豆,既造如是因,必感如是果。决不至为求自己安富尊荣,至令杀人盈城盈野,以及国运危岌,民不聊生也。(中略)光因将挽救人心之要,为之点出,俾举世之人,同注重于家庭教育,与因果报应。而家庭教育,母教最要。使贤母从儿女小时,以身率其敦伦尽分之事,又日为宣说因果报应之理,其儿女决定皆成贤人,又何有越理犯分,伤天损德等行为乎?所愿匹夫匹妇,各任其责,庶可贤人杰出而匪徒革心,礼教兴行而天下太平矣!明理达人,当不以吾言为谬妄也。(正编教诲浅说序)
     ※        ※        ※        ※        ※
     【七】今欲返乱为治,若不极力提倡家庭教育,则无从下手。而家庭教育,最初当以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为本。又须常谈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之事理,则家庭所出之人才,皆为贤善矣。既家家有贤善之人才出,即有少数不贤善者,亦当受其薰陶,与之俱化。故曰:‘天下不治,匹夫有责’此因地而倒,因地而起,由治而乱,由而治之定论也。不依此而欲治,何可得乎?(续编佛学救劫编序)
     ※        ※        ※        ※        ※
     【八】国之荒乱,由乏贤人,其源由家无善教而始。而家庭之教,母教更为要紧,故教女比教子关系更大也。有贤女,则有贤妻贤母矣。人少有贤母,长有贤妻,欲不为贤人,不可得也。此正本清源图太平之良策也。(正编复江易园书)
     ※        ※        ※        ※        ※
     【九】夫天下不治,由于家庭无善教,致有天姿者,习为狂妄,无天姿者,狎于愚顽,二者非国家社会之福。是知教子为治平之本,而教女尤为切要。以今日之贤女,异日即为人之贤妻贤母。人能得贤母之教育,贤妻之辅助,岂有不成贤人乎哉?故曰:‘教子女为天下太平之根本也’!
      (正编因果为儒释之根本说)
     ※        ※        ※        ※        ※
     【十】然世之不治,国乏贤人,其根本皆由家庭无善教所致。而家庭之教,母之责任更重。是以光屡言:‘教子为治平之本,而教女为尤要’者,以此。倘常以此与学生说,俾同以此相倡导,则不患不见治平之世矣。(正编复安徽万安校长书)
     ※        ※        ※        ※        ※
     【十一】当今之世,世道人心,陷溺已极,只期自私自利,置道德仁义于不顾,几于无可救药。然天下不治,匹夫有责,倘人各兴起,负此责任,各各守分安命,知因识果,孝亲敬兄,敦笃宗族,严教子女,俾成善良。十数年间,世皆贤人,贤贤互益,必召天和,尚何天灾人祸之有?是知阐明因果、善教儿女,为天下太平之根本。(正编裘焯庭与其夫人双寿序发隐)
     ※        ※        ※        ※        ※
     【十二】今日世道之乱,为开辟所未有。究其根源,总由家庭无善教,及不讲因果报应之所致也。‘天下不治,匹夫匹妇,与有其责’。能注重家庭教育,及因果报应,则贤才自然蔚起,而天下渐可太平矣。祈与一切人,皆以此说恳切告之。亦居尘学道,自未能度,即行度人之一大要事也。(续编复费范九书)
     ※        ※        ※        ※        ※
     【十三】人家欲兴,必由家规严整始。人家欲败,必由家规颓废始。欲子弟成人,须从自己所作所为,有法有则,能为子弟作榜样始。此一定之理。今欲从省事省力处起手,当以因果报应为先入之言。使其习以成性,庶后来不至大有走作。此淑世善民,齐家教子之第一妙法也。(正编复永嘉某居士书)
     ※        ※        ※        ※        ※
     【十四】世乱极矣,不堪言说。推究其由,其近因由百十年来,一切读书居官之人,只知习举业,求功名,不知提倡因果报应,及家庭教育。若论远因,实由程朱破斥因果报应,及生死轮回之所致也。以素未受家庭之善教,并不知人之所以为人,又习闻一死即灭,了无前生后世。一遇欧风所吹,觉此废孝废伦不耻,为自在无碍,遂一致进行。其根本误人,不能不归罪于理学诸子也。光之此语,乃的确之极,平允之至,非妄说也。为今之计,当认真提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及家庭教育。而家庭教育,尤须注重因果报应。此二法互相维持,方能令后之子弟,不致悉数入彼兽域。否则纵有教育,亦难制彼不随邪转也。(续编复宋六湛等书)
     ※        ※        ※        ※        ※
     【十五】今之时世,坏至其极。其原由于不知因果报应,及家庭教育。欲为挽回,宜注重此二法。而家庭教育,尤须注重因果报应。以因果报应,能制人心。除此之外,任凭何法,皆无救药。以心不改良,则一法才立,百弊丛生矣。(续编复卓人书)
     ※        ※        ※        ※        ※
     【十六】须知知因果者,居心行事,唯恐或有过愆,必能敦行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八德,研穷格、致、诚、正、修、齐、治、平之八事,虽虫蚁也不敢杀。不知因果者,自杀其父母,尚自夸其功,而极力提倡实行兽化,拟率天下之人,与禽兽了无有异,其心方安乐而畅快矣。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舍因果,则圣人佛菩萨,亦无法可设矣。今乱至已极,欲图挽救,务必注重家庭教育、因果报应。于儿女初开知识,始学说话时,即以因果报应等事理,循循善诱而薰陶之。俾其深信因果报应,毫发无爽,此即致治弭灾之根本也。切勿以为宽泛而忽之,则幸甚。(续编复战德克书)
     ※        ※        ※        ※        ※
     【十七】古之圣贤,无不战战兢兢,以自操持,故其心不随富贵穷通所转。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今之人于日用云为,父子兄弟夫妇之间,尚不能一一如法。稍有知见,便妄企作出格高人。未得其位,则肆其狂妄之瞽论,以惑世诬民。已得其位,则逞其暴虐之恶念,以误国害民。其病根皆在最初其父母师友,未曾以因果报应之道,以启迪之也。使稍知因果报应,则举心动念,皆有所畏惧,而不敢肆纵。即不欲希圣希贤,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不可得也。以故天姿高者,更须要从浅近处著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少时栽培成性,如小树标使壁直。及至长成欲令其曲,不可得也。(正编复洪观乐书)
     ※        ※        ※        ※        ※
     【十八】人与天地并称三才,非徒然也,必有参赞化育之功,方可不愧。否则,行肉走尸,毕生污秽天地,何可云三才乎。能体此意,以教童蒙,必能尽心竭力,因材施教。先以道德为本,次 及文艺之末。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常时讲谈,令彼知为人之道。居心动念,作事吐语,俾各淳善,便可为入圣之基。易曰:‘蒙以养正,圣功也’,其此之谓乎。果能以此心教人,则自己学品日进于光明,人将感而化之,不待督责,以期相从也。‘天下不治,匹夫有责’。今日之国乱民困,同室操戈,竞欲相戕,民不聊生者,皆家庭父母无善教,学校之先生无善教。致有天姿者,习成妄为,无天姿者,甘为匪顽。汝能秉正本清源之心,以行培植人才之事,即是不据位而行政,不升座而说法矣,何乐如之。(续编复卓智立书)
     ※        ※        ※        ※        ※
     【十九】求子三要:第一‘保身节欲,以培先天’;第二‘敦伦积德,以立福基’;第三‘胎幼善教,以免随流’。此三要事,务期实行。再以至诚,礼念观世音,求赐福德智慧光宗华国之子,必能所求如愿,不负圣恩矣。第一‘保身节欲,以培先天’者。若不节欲,则精气薄弱,必难受孕。即或受孕,必难成人。即或成人,以先天不足,决定孱弱。既无强健勇壮之身力,亦无聪敏记忆之心力,未老先衰,无所树立。如是求子,纵菩萨满人之愿,人实深负菩萨之恩矣。第二‘敦伦积德,以立福基’者。欲生福德智慧光宗华国之子,必须敦伦尽分,孝亲敬长,善待眷属,愍恤仆使,此行之家庭者。至于乡党亲朋,俱宜和睦劝导。俾老者善教儿女,幼者善事亲长。常以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戒杀护生,吃素念佛,愿生西方,永出苦轮。普为同人,恳切演说,令培出世之胜因,咸作守道之良民。能如是者,一举一动,悉益自他,一言一行,堪为模范。所生之子,必能超群拔萃,大有树立。菩萨固能满人之愿,人亦可慰菩萨之心矣。第三‘胎幼善教,以免随流’者。古昔圣人,皆由贤父母之善教而成,况凡人乎。若求子者,肯用胎教之法,其子必定贤善。从受孕后,其形容必须端庄诚静,其语言必须忠厚和平,其行事必须孝友恭顺。行住坐卧,常念观音圣号。无论出声念,默念,皆须摄耳谛听,听则心归于一,功德更大。若衣冠整齐,手口洗漱,出声念默念,均可。若未洗漱,及至不洁净处,并睡眠时,均须默念。默念功德一样,出声于仪式不合。若至临产,不可默念。以临产用力送子出,若闭口念,必受深窒之病。产妇自念,家属皆为助念,决定不会难产,亦无产后各种危险。果能如此谨身口意,虔念观音,俾胎儿禀此淳善正气,则其生也,定非凡品。及儿初开知识,即与彼说因果报应,利人利物者必昌,害人害物者必亡。须知利人利物,乃真利己,害物害人,甚于害己。作善必得善报,作恶必得恶报,及说做人必须遵行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八德,方可不愧为人。否则形虽为人,心同禽兽矣。不许说谎,不许撒颠;不许拏人什物;不许打人骂人;不许遭践虫蚁字纸五谷东西。举动行为,必期于亲于己有益,于人于物无损。又须令其常念观音圣号,以期消除恶业增长善根。幼时习惯,大必淳笃,不至矜己慢人成狂妄之流类。如此善教,于祖宗则为‘大孝’;于儿女则为‘大慈’;于国家社会则为‘大忠’。余常谓:‘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者,其在斯乎?其懿德堪追周之‘三太’,庶不负称为‘太太’云!愿求子者,咸取法焉,则家国幸甚!(续编求子三要)
     欣厌谨案,以上总论家庭教育。
     分论
     【首篇】人未有不愿生好儿女者。然十有八九,将好儿女教坏,后来败家声,荡祖业,作一庸顽之类,或成匪鄙之徒。其根本错点,总因不知爱子之道。从小任性惯,大则事事任意,不受教训,多狎匿匪类,为社会害。今之天灾人祸,多由此不知为父母之道者所酿成。使彼失教者,最初得贤父母之善教,则为害之人,均是兴利之人。导恶之人,尽是劝善之人。世道不期太平而自太平。此‘匹夫匹妇’,预培‘治世’之根本要道也!汝于提倡佛法时,兼为一切有缘者,详示此义。俾彼等各各自尽其为父母之道,其利益大矣。女子关系更大,断断不可养而不教。俾现在有碍于自家,(不教,则反令兄弟姐妹,同趣于不依规矩,任意自肆)。将来搅乱夫家,后来教坏儿女,俾子子孙孙,染此恶习。此义人多忽而不察。欲家道好,子孙好,均当于此善教儿女中求之。(续编复吴慧济书)
     ※        ※        ※        ※        ※
     【二】小儿从有知识时,即教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道,及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之事。令彼知己之心,与天地、鬼神、佛菩萨之心,息息相通。起一不正念,行一不正事,早被天地、鬼神、佛菩萨悉知悉见,如对明镜,毕现丑相,无可逃避。庶可有所畏惧,勉为良善也。无论何人,即婢仆小儿,亦不许打骂。教其敬事尊长,卑以自牧。务须敬惜字纸,爱惜五谷衣服什物、护惜虫蚁。禁止零食,免致受病。能如此教,大了决定贤善。若小时任性惯,概不教训,大了不是庸流,便是匪类,此时后悔了无所益。古语云:‘教妇初来,教儿婴孩’,以其习与性成,故当谨之于始也。天下治乱,皆基于此,勿以为老僧迂谈,无关紧要也。(续编一函遍覆)
     ※        ※        ※        ※        ※
     【三】富贵人家子弟,多不成器,其源由于爱之不得其道。或偏与钱财,或偏令穿好衣服,钱随彼用,则必至妄吃致病。若为彼存以生息,余不得者,于父母生嫌心,于所偏得兄弟姊妹生忌心,皆非所以教孝教弟之道。若女有钱,出嫁必以钱自骄,或轻其夫,或不洞事,以钱助夫为不法事。欲儿女成贤人,当为培福,不当为积财。财为祸本,汝等看多少白手起家者,皆由无钱,自勤而来,而大富家多多不久房屋一空。故古人云:‘遗子黄金满籯,不如教子一经’。能读则读,不能读,或农、或工、或商,各有一业,为立身养家之本。女子若有钱,明道理,钱固为助道之本;不明道理,则害其女,并害其婿,并害其外孙孙女矣。汝母善理财,幸汝家祖德深厚,故兄弟姊妹,皆贤善和睦。或于一人,有偏私偏爱,亦不至彼此计校,然不可以此为法。须令儿女永无计校之嫌隙可生,及倚恃之骄情长起,庶几家道兴而子孙通皆循规蹈矩矣。光之性情多络索,以汝兄弟以光为师,恐后来或致儿女受害,故为絮叨及之。切勿谓所说无因,视作废言,幸甚!(正编复周孟由昆弟书)
     ※        ※        ※        ※        ※
     【四】张奂伯教子女之事,乃知体而不知用,不可全取为法。至于幼时,又须以因果报应之事与净土法门之利益,于学堂回时,谆谆训诲。则子女现时蒙念佛之益必能免意外之虞;将来以为立家立业,及灭罪得福之本。若全不与学堂交涉,则不谙时务,纵有作为亦难进步,况庸常者乎?在家人必须先要得一谋生之法,奂伯此举,可用于三十年前,不可用于今日。今之时,是何时也?乃伪妄排挤,互相竞争之时。倘与伊等全无交涉,必受其欺侮,而难以安身矣。(中略)名者,实之宾,必须常垂训诲,令诸子女知世间道理,知佛法道理,将来为人父母时,自能为子女立规立法。不至虽有上等天姿,如俗某某、僧某某者,皆以堪作佛祖之姿,为自他塞人天之正路,掘地狱之深坑。其源皆由于乃父乃母,初未尝以因果报应之若事若理,以启迪之故也!‘因果’不讲,则名实绝不相应矣,而况欲得为圣、为贤、成佛、作祖之实效乎哉?‘因果’二字,为今日救国救民之正本清源,决定要义,舍此则无术矣!况教子女乎哉!(正编复永嘉某居士书)
     ※        ※        ※        ※        ※
     【五】教子女当于根本上著手,所谓根本者,即孝亲、济众、忍辱、笃行。以身为教,以德为范,如镕金铜倾入模中,模直则直,模曲则曲,大小厚薄,未入模之先,已可预知,况入模乎?近世人情,多不知此,故一班有天姿子弟,多分狂悖;无天姿者,复归顽劣。以于幼时失其范围,如镕金倾入坏模,则成坏器,金固一也,而器则天渊悬殊矣,惜哉!(正编复永嘉某居士书)
     ※        ※        ※        ※        ※
     【六】来书所说,诚为切要,然有始终所应注意者,为‘因果轮回’、及‘家庭教育’。‘家庭教育’者,母教尤重,若于儿女初开知识时,其母即以‘因果报应’,及做人之理事为训,则大时便之好歹,不被恶党邪说所惑,而为贤人善人。若小时任性憍惯,大则无主宰,便随邪说而靡,欲其反正,百难得一矣!当今之时,若不以‘因果报应’,为‘救国救民’之专剂,则纵有作为,无大功效。以彼不以实行为事,但以空谈敷衍了事。‘因果’,乃‘标本同治’之法。凡夫初发心,如来成正觉,皆不出因果之外。狂人以因果为小乘,而轻视之,乃为自便于肆无忌惮之恶作,与空口快活之大话耳。(续编复江易园书)
     ※        ※        ※        ※        ※
     【七】世人爱儿女者,均是害儿女者。不肯教诲学好,一味任性憍惯,俾好好天姿,均成顽庸败类。天下由玆而乱,皆此等不之为人父母者所养成。今欲儿女贤善,当于初开知识时,即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及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事理为说,令其实行。则儿女必定为贤人善人,其为荣也,世世无穷!(续编复理听涛书)
     ※        ※        ※        ※        ※
     【八】儿女虽小,万不可任性骄惯,对彼常说因果报应,使彼心中常存畏惧,自然不至将来作伤天损德之事,此提倡‘因果报应’,及‘善教儿女’,乃‘天下太平’之根本法轮。对一切人,皆当以此相劝,非但为女人言。(正编复乔智如书)
     ※        ※        ※        ※        ※
     【九】令郎法名福永,乳名德征。福永,不知与姐兄有重否?重则以德征为法名。佛天加被汝,汝当认真教育,俾成正器。世间不知多少好天姿儿女,均被不知教育之父母养成败类,令其永堕阿鼻地狱,此吾国之一大不幸也!汝当移爱于善教,则福寿均可永常,而为祖宗与汝积德之征据。(续编复曹培灵书)
     ※        ※        ※        ※        ※
     【十】即如爱子女之病,决不能断。不妨即以此爱为本,必欲使子女生为正人,没生净土。此其爱,乃以世间凡情,成就出世间圣果。若不善用爱,任性娇养,则与杀其身,过百千万亿无量无边倍者多多也!国之灭亡、民之涂炭,皆此种不洞事之父母酿成,可不哀哉!(正编复永嘉某居士书)
     ※        ※        ※        ※        ※
     【十一】姑论幼幼,幼幼在于以身作则、蒙以养正,一言一行,毋许越规。必期于为贤为善,有益于国家,无害于社会而后已。否则纵令不惜资财,供给学费,学业大成,而不以道义是务,皆不得名为真幼吾幼。吾幼尚不能真实是幼,况旁人世人之幼,又何能容心于其间哉?!(续编上海佛教慈幼院新屋落成序)
     ※        ※        ※        ※        ※
     【十二】人之幼时,教养为急,良以知识初开,薰习易入。习于善,则为善士;习于恶,即成恶人。(续编上海市佛教慈幼院序)
     ※        ※        ※        ※        ※
     【十三】窃谓父母爱子,无所不至,唯疾病患难,更为婴心。小儿甫能言,即教以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南无观世音菩萨名号。即令宿世少栽培,承此善力,必能祸消于未萌;福臻于不知。而关、煞、病、苦等险难,可以无虑矣。稍知人事,即教以忠、恕、仁、慈、戒杀、放生,及三世因果之明显事迹。俾习以成性,在儿时不敢残暴微细虫蚁,长而断不至作奸作恶,为父母祖先之辱。(正编复永嘉某君士书)
     ※        ※        ※        ※        ※
     【十四】人无不爱儿女者,倘令儿女自小及念佛,念观音,则不知不觉,消除恶业,增长善根。况自己临终,常念佛者,必能不加扰动,更以念佛相助,便可决定往生西方。现生念佛念观音,逢凶化吉,是定规的。(续编复吴慧诒书)
     ※        ※        ※        ※        ※
     【十五】凡皈依佛法之人,于伦常道理,必须格外认真,尽谊尽分,可谓真佛弟子。傥于伦常有缺欠,便难以感化同人。汝现无父母,而兄弟姊妹妻室儿女分上尤须注重。今世乱已极,其源皆因世之为父母者,不知教子之道,不知以道、德、仁、义、因果报应教儿女,但以溺爱娇养,机械变诈相教。故致有天姿者,习为狂妄;无天姿者,狎于顽愚,以致越理犯分之事,时有发现也。使为父母者,各尽其教子之道,则世道何至如此?以前儿女教不好,尚无大要紧,不过不孝顺,不成器而已。今若教不好,则其祸实有不堪设想者!此说,宜与一切人说之。(续编复杨慧昌书)
     ※        ※        ※        ※        ※
     【十六】所言敦伦尽分者,即力行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谓也。必须实行于父子、兄弟、夫妇、朋友间者。然为人子之职分,尚易尽易知;为人父母之职分,则难尽难知。今之许多瞎捣乱之人,虽是其人之罪,究其来源,皆因其父母,未尝以为人之道理,并因果之事实相告。所教者,皆主于机械变诈之计虑,故致如此其恶劣也。由是言之,人果能善教儿女,自可家道兴隆,天下太平矣!愿于儿女初知事时,即以为人应行之事,及善、恶因果之实验,常与说之,则儿女之子子孙孙,通皆贤人善人矣!此所以为父母之分,校为儿女之分为难尽也!(续编复沈来澐书)
     ※        ※        ※        ※        ※
     【十七】
      富贵人子弟,多多一事不做,一旦遇祸乱,则必至无以自立。今全去佣人,亲自操作。一则习劳,而能和血脉;二则少闲,而消诸妄念。实为爱儿女之根本办法,善何如之?(续编复慧龙居士书)
     ※        ※        ※        ※        ※
     【十八】
      儿女从小,极为教其念感应篇。此文每日或念三五遍,至少需念一遍。尽此一生念,再看看直讲,依之而行,则自可归于正人君子之域矣。(续编复金益平书)
     ※        ※        ※        ※        ※
     【十九】
      现在后世,已知人事,即当为彼说葆精保身之道。若知好歹,自不至以手淫为乐,以致或送性命、或成残废,并永贻弱种等诸祸。未省人事不可说;已省人事,若不说,则十有九犯此病,可怕之至。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他疾均无甚关系,冶游、手淫、贪房事,实最关紧要之事,故孔子以此告之。而注者不肯说明其大厉害处,致孔子之话,亦无实效,可叹也!(续编复念佛居士书)
     ※        ※        ※        ※        ※
     【二十】玆知欲居通州之意。虽志在成就子弟,而不知子弟之成,为在家教。凡属子女,必须从幼教以孝、弟、忠、信、勤、俭、温、恭。至其长而入学读书,方有受益之基。倘自幼任性而惯,且无论无天姿、无善教;即有天姿、有善教,亦只成得个文字工人、儒门败类而已。世有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而其所作所为,皆仗此聪明,以毒害生灵、毁灭道义者。其原皆由初无家教,以为之肇也。文王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与大学欲治天下国家者,必从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而起,同一臭味。此儒门教人希圣、希贤之无上秘诀!舍是而求,皆其末耳。为今之计,子女当能言语知人事时,即于家庭先令认字块(女子虽不必令其造大学问,断不可不识字,不通文理。母尚宜胎教,若识字通文理,则所生子女,便易为学矣)每一块纸方,只写一字,不可两面俱写,若两面写,则便同记口歌矣。日限几字,每日将认过熟字,又须遍认一二过。不上年余,便认许多。后读书时,凡读过者,通皆认得,不致有只记口歌之弊。凡彼力能为者,必须令其常做以习勤(如洒扫执侍等)。凡饮食衣服,勿令华美。但凡抛撒五榖及损坏什物,无论物之贵贱轻重,必须告其来处不易,及折福损寿等义。倘再如此,定遭扑责,决不放过。如此则自能俭约,断不至奢侈暴殄。及能读书,即将阴骘文、感应篇,令其熟读,为其顺字而讲演之。其日用行为,合于善者,则指其二书之善者而奖之。合于不善者,则指其二书之不善者而责之(彭二林居士家,科甲冠于江浙,历代以来,遵行二书。其家状元甚多,然皆终身守此不替)。如金入模,如水有堤,岂有不能成器,仍旧横流之理乎?人之为人,其基在此。此而不讲,欲成全人,除非孟子以上之天姿则可矣。然读书之时,不可即入现设学校,宜合数家请一文行兼优、深信因果之师,令其先读四书及五经耳。待其学有几分,举凡文字道理,皆不被邪说俗论所惑。然后令其入现学校,以开其眼界,识其校事。不致动与时乖,无由上进矣。能如是,则有天姿者,自能有为;无天姿者,亦为良善。独善兼善,自利利他,实不外此老僧常谈也。(正编复永嘉某居士书)
     欣猒谨案,老人之论读书,先居家馆,读四书五经,后方入现时学校。以免随潮流所转,与不谙时务之弊。斯法甚善,平津间,世家者多若此。其子弟之成人者,无论为何业,类皆有古道风。
     ※        ※        ※        ※        ※
     【二十一】凡发科甲,皆其祖父有大阴德。若无阴德,以人力而发,必有大祸在后,不如不发之为愈也。历观古今来大圣大贤之生,皆其祖父积德所致,大富大贵亦然。其子孙生于富贵,止知享福造业,忘其祖父一番栽培,从玆丧祖德以荡祖业,任期贫贱,此举世富贵人之通病!能世守先德,永久无替者,唯苏州范家,为古今第一。自宋文正公以来,直至清末,八百余年,家风不墬,科甲相继,可谓是德书香之家。而长洲彭家,自清初以来,科甲冠天下,其家状元,有四五人,有同胞三鼎甲者,而世奉佛法,虽状元宰相,犹日诵感应篇、阴骘文,以为诚意正心,致君泽民之鉴。彼狂生谓此等书,乃老斋公、老斋婆之所从事者,非但不知圣贤之所以为圣贤,并不知人之所以为人,生为行肉走尸;死与草木同腐,而且恶业难消,永沉恶道。彼嚣嚣然自命为博雅通人,致令后世并天地父母之名字亦不得闻者,何可胜数?!欲子孙之不趋败途,共入正道者,当以感应篇汇编、阴骘文广义,为定南针。则世俗习染之恶浪滔天,黑云障日,亦不至不知所趋,而载胥及溺。否则纵令风平浪静,天日昭彰,亦难保不入洄澓,而随即沉溺矣!况绝无风平浪静,天日昭彰之望之世道人心乎?须知‘阴德’二字,所包者广。成就他人子弟,令入圣贤之域,固属‘阴德’。成就自己子弟,令入圣贤之域,亦是‘阴德’。反是,则误人子弟固损德,误己子弟亦损德,力能兼及,何幸如之!否则且就家庭日用云为,以作为圣为贤之先容,正所谓即俗修真